《我们都要好好的:无人知晓的兽医现场》——走进兽医的悲喜交加

 「我长大要当兽医。」

不少热爱动物的人小时候可能曾有这个梦想,因为喜欢小动物,想像未来如果每天工作和小动物们相处在一起,帮助牠们、为牠们治病,那简直是梦幻职业!但,在动物医院工作的兽医,实际的工作真是如此吗?

 

撰文|吕芷晴   编辑|苏于宽


 本书作者陈凌兽医,因被与动物之间美好的交流而深深吸引,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兽医,但在披上白袍的那天起,才体悟到原来兽医专业的背後,其实充满不为人知的悲伤故事,透过兽医视角,作者希望用温柔的文字带读者了解兽医现场的故事、不为人知的甘苦谈以及饲主常见的迷思。

 

所谓「梦幻职业」,兽医自杀率比平均高三成 

喜欢动物的人也许曾想过:「要是能在动物医院工作就好了。」每天跟动物相处在一块,轻触茸茸的毛皮,温柔地替牠们打预防针,再与饲主和蔼叮咛再见。如此和谐的场景,在本书作者陈淩心中也默默回荡着:「如果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如此,兽医自杀率就不会一直居高不下了吧?」

只是,兽医每日要面临的,除了基本的预防针接种以外,更多的是老弱病残动物的生死离别、医病关系的沟通、执行安乐死的抉择,还有那些救了许久,但仍回天乏术的动物,都是令人难以消化的真实情节,日积月累後成了兽医抑郁的主要来源。

本书根据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针对一万多名美国职业兽医统计,有6.8%的男性兽医以及10.9%的女性兽医有心理抑郁的倾向,更有高达14.4%的男兽医与19.2%的女兽医曾想过自杀,而这个比例是一般民众的三倍。

不仅如此,作者陈淩也在本书提到台湾兽医低薪的状况,在22K政策推行时,台大兽医系也开出22K「实习兽医」不合理的职缺,陈淩在书中写道:「兽医人生,就在这里开始,一个领有专业执照的兽医,月薪两万二,工时,长到不想去计算」,原来成为兽医後所遇到的现实面,并不如想像中的光鲜亮丽。

笑脸迎生、沈默送死,即使内心刮风下雨,也得把持住。

其实在兽医工作现场,心情彷佛搭上一辆云霄飞车,也许上一个来看诊的动物是刚诞生在这个世界上,准备用好奇的视角去认识世界的新生命;下一个送来的病患却是残喘难受,即将阖上双眼与世永别的动物。而就算当下状况多麽反差,也得将自身情绪压抑下来,提供专业的医疗,因为作为兽医——应当成为饲主与动物的支柱,承担生命的重量——作者陈淩说。

 

不只替动物治病,医病关系也是一大挑战

作为一名兽医,并不只是单纯的为动物看诊治疗,与饲主的沟通更是了解动物病症的重要依据,也是治疗牠们的关键。

资讯爆炸的时代,每个人都能透过Google大神了解关於兽医学的各种知识与治疗方法,不少饲主在带宠物就诊前,多会自行观察宠物症状并上网查资料,到了兽医院後,再询问着医生各式各样的问题,考验或质疑他们的专业,对陈淩来说,理性的情况下,其实这样能是一种良性的沟通,也是兽医了解自己不足的地方。

专家,是指在自己的领域里,知道有哪些是自己不懂的。

不少饲主在网路上往往听「人家」说,却获得错误的医疗资讯,让宠物暴露在危险之中,例如「人家」说平时宠物没出门的话不需定期投药预防心丝虫,又如「人家」说,宠物还年轻,不用定期做健康检查;或是未受过医疗训练的饲主,自行上网寻求解方而忽略了症状的复杂性或潜在危机,而在沟通过程中因治疗方式无法取得一致共识而渐行渐远,进而增加兽医看诊的难度。

对此陈淩却认为,网路上的资讯并不会成为医病关系沟通上的绊脚石,透过正确的沟通如:「医师,我在某处看到关於这个病的治疗方法X,不知道为什麽我们家的动物没有选择这个治疗呢?是不是有我所不知道的原因?使用这种方法会不会更好?」这样一来,反而更有机会让网路资讯帮助疾病治疗。

 心有余而力不足,那些生命摇摇欲坠的路倒动物

看见偶遇在路旁受伤的动物,生命摇摇欲坠,你会选择带牠去动物医院、还是暗自祈求下一个看见牠的民众拯救牠?那些倒在路边被送到动物医院的动物,最後过得如何了?

除了兽医师的心声,本书也收录许多兽医现场的百百种状况,其中,治疗病况棘手却又无主人的「路倒」动物,也是兽医师不免会遇到的医疗案件。一日,一只像加菲猫的橘猫被送到医院,主治兽医懊恼地向陈凌讨论:「橘猫来的时候贫血,又很喘有胸水,虽然抽出不少後食慾就恢复了,但没过两天胸水又出来了,需要先输血支持治疗,但牠是一只『路倒』猫⋯⋯。」

书中说明道,所谓「路倒」,是带点黑色幽默的行内形容词,指「倒在街头被善心人士撞见送医的动物」,然而路倒动物毕竟是由善心人士送来,诊断时不仅年纪、病史皆不详,又因为无主人,在治疗决策以及医治费用也寻求无门,过程中不仅难以诊断,就算有心力与爱心治疗,碍於金钱与责任等现实考量下,也让诊断与治疗的困难重重。

据兽医诊断,路倒猫加菲可能是感染、心脏病或肿瘤,但无论是罹患以上哪一种病,治疗费用都不是笔小数目,这让加菲的未来,有如即将熄灭的蜡烛,一灭一灭的。而命运总是难以捉摸,在受到善心人士捐款并後续给予口服抗生素与消炎药的安宁疗程中,加菲在兽医院照顾下竟一天一天好起来,重获新生。

不过,并非所有路倒动物都像加菲一样,在命运辗转之下受到帮助,并找到生命的出路。路倒动物之所以会来到兽医院,都是因为善心人士基於对动物的爱心,但这份对动物的爱,却可能因为治疗费用或饲主责任的考量,不一定能延续到动物的治疗,有些动物甚至到最後孤苦无依,无法获得医疗照护而离开世界。面对这些命悬一线的动物,却无法用自己的专长,将所学的医疗知识救助在仍有活命机会的动物们,也成为兽医师在救生上的压力。

 专业的背後,快乐与悲伤参半 

平时带宠物去动物医院时,总是被兽医「冷静理智」的职业形象框架着,以第三人称视角看着兽医专注为宠物看诊、聆听饲主所描述的病症并提供建议与治疗方式,然而你也许从未想到,原来兽医在一天的看诊过程中,心情是随着一位又一位的病患进门大起大落,却又得压抑自己的情绪继续工作与诊断。

而本书以第一人称书写,呈现兽医在治疗现场所遇到的各种事件,让读者在阅读每篇故事时,彷佛戴上了VR眼镜,身历其境在故事中,并随着作者温柔书写而深刻体会到,原来平时带宠物到动物医院看诊的兽医在专业的背後,参杂了悲喜交加的故事以及不为人知的心理压力。

原来,这些为我们的宠物治病的兽医们,承受的生命重量远大於我们的想像。

 

 更多兽医现场故事,都收录在书中!